• 周敛深是一个合格的对象

          舒菀周敛深主角小说
          《周敛深是一个合格的对象》小说发行之后以其真挚的情感打动了多数的网友,小说中舒菀周敛深总是在错过的感情让人觉得悲伤不已。章节片段赏析:。舒菀身形略动了动,脚尖无意识地蹭着地面,第一反应是拒绝,可话到嘴边,她又咽了回去。想到了江惟的事。刚才在楼上,他那两个朋友,一个满口荤话,一个仗势欺人。都说人以群分,周敛深能......

          舒菀周敛深小说 周敛深是一个合格的对象(虐恋)完整版阅读

          第12章 跟我上楼一趟

          舒菀想早点赶出设计图,加班到了八点半。

          她让乔宁先回去了,独自一人从81大厦出来的时候,外面天已经黑了。

          舒菀站在路边,正打算用手机叫车,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突兀的喇叭声。

          她抬起头,看到一辆黑色的路虎在她面前缓缓停靠。

          对方显然等在这里很久了。

          舒菀看到熟悉的车牌号,心情无端沉下,握紧了手机,转身就要离开。

          身后车门‘砰’的一声关上!男人下车后,喊了她的名字:“舒舒。”

          舒菀脚步没停,低着头往前走。

          这时,手臂蓦地一紧,被男人用力拽了回去。

          他有力的双手按在她肩膀,一时间难以挣脱。

          光线昏暗的路灯下,江云舟的神情里满含无奈。

          他开口说:“舒舒,我们谈谈。”

          “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。”

          舒菀偏过头不看他,每一个微小的反应都表现出冷漠和抗拒,这让江云舟很是难受。

          他深深的叹气:“为什么要这样?”

          江云舟苦笑:“即使我们不能在一起,可怎么说也是朋友,是亲人。你真的打算以后再也不理我了,连一句话都不想跟我说?”

          舒菀的心里,像被堵了一块棉花。

          她本来以为,时间是最好的伤药。从她接受了江云舟的背叛,接受了她和苏蓝在一起的事实,心里就把他划到了自己的世界之外。

          三个月了,说长不长、说短又不短的时间里,她还以为,她可以做到心如止水了。

          原来,都是虚构的假象。

          深埋在成长记忆中,陪她跌跌撞撞多年的人,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就忘掉。

          舒菀双手握成拳头,也没有挣扎。

          她闭了闭眼,深呼吸着,只是很平静的问他:“你在这里等我,苏蓝知道吗?”

          提起了苏蓝,江云舟的表情变了变,紧扣住她肩膀的双手也松了力道。

          舒菀笑了,语气里带着些许讽刺:“我觉得,我做的已经够好了。你和苏蓝的事,我没有吵,也没有闹,我接受你跟我分手。”

          “既然已经分手了,我希望我们就把对方当做陌生人。”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,舒菀在尽量克制着忍不住想要发抖的声线。

          见到她如此冷漠,江云舟心里着急:“你明明知道分手不是我的本意!舒舒,我们在一起八年,我们……”

          “所以呢?”舒菀打断他的声音,终于看向了他。

          江云舟与她对视的眼神一如过往,充满着纵容的宠溺。

          如果不是已经看穿了他的真面目,舒菀想,她应该还是会心软的原谅他。

          舒菀笑着问:“你是想让我看着你和苏蓝结婚,然后再跟你地下情?”

          她大概是戳中了江云舟的心事,他没有正面回答,甚至不敢再看她的眼睛。

          “舒舒,你心里清楚,我不爱她。我和她不会长久的,你为了我就忍耐几年,等我的公司做起来,我会立刻跟她离婚,给你一个名分——”

          “江云舟!”

          舒菀再也按捺不住失控的情绪:“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?”

          江云舟张了张嘴,说不出话来。

          舒菀挣脱了他的桎梏,双手用力紧握:“婚姻不是儿戏,更不是交换利益的筹码。今天这些话,我就当你没说过。”

          “舒舒……”

          江云舟还想纠缠,舒菀狠下心警告:“别让我讨厌你!”

          舒菀果断地转身离开,可还未走出一步,就倏然顿住,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男人。

          周敛深依然西装革履,倚靠在车门旁。暖黄色的路灯下,他正在低头点烟,侧脸轮廓显露出的神情,是让人捉摸不透的沉敛与平静。

          不知道他站在这里多久了,也不知道他究竟听去了多少。

          舒菀莫名的有些难堪。

          周敛深一边抽烟,一边偏过头看她。

          片刻后,他回手关上车门,一手握着车钥匙,另一只手夹着烟走过来。

          不过几步的距离,他站在身前的时候,舒菀呼吸一紧,低了头,喊他:“老板。”

          周敛深吐出的烟雾落在她头顶上方,他淡淡的说:“落了一个文件回来取。”

          语气微顿,他又道:“正好你在这儿,跟我上楼一趟,有些工作要交代给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