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零和博弈

          周行川沈岩主角小说
          独家完结版小说《零和博弈》,讲述主角周行川沈岩之间的故事,本文诠释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,精彩部分赏析:你好,莱茵。我从坟墓爬出来,在折断一根食指后放弃拍干净骨头上的泥。你好。我们吱吱呀呀地站在惨淡的月光下,骨头架子摩擦的声音盖住了其他声音,就像两台老旧而运行不良的机器。老伙计,说实话,你这幅样子丑得让人吃惊。我看他一眼,我是说,意思着看他一眼,我空荡的眼眶里空无一物。你也一样。我们微微笑起来,发出夸 ............

          零和博弈周行川沈岩-零和博弈小说免费阅读

          热更中的《零和博弈》是榜单飙升之作,该书作家度昼眠 道来了一段虐心治愈的爱情。

          你好,莱茵。我从坟墓爬出来,在折断一根食指后放弃拍干净骨头上的泥。

          你好。我们吱吱呀呀地站在惨淡的月光下,骨头架子摩擦的声音盖住了其他声音,就像两台老旧而运行不良的机器。

          老伙计,说实话,你这幅样子丑得让人吃惊。

          我看他一眼,我是说,意思着看他一眼,我空荡的眼眶里空无一物。

          你也一样。我们微微笑起来,发出夸张的声音,如果可以,我们愿意哈哈大笑,但是下巴骨恐怕会承受不住掉下来。

          今天的夜比昨天黑。

          我也是这么觉得。

          我说,老伙计,明天我就不能出来看月亮,恩,你知道的。

          噢,我想,我还能坚持两天。

          我回身走回坟墓,一不小心小腿骨就掉下来了。

          莱茵热心地把我的小腿骨捡起来,主动请缨:我帮你送回去。

          我单脚跳了回去,一路上莱茵把我掉下来的骨头捡起来,最后十个手指都夹满了。

          老兄,丢掉一些也不要紧,我不在意这个。

          好的,好的。莱茵一边频频应着一边没落下一根骨头。我几乎被感动了。

          我躺进坟墓的时候听到哗啦啦什么散架的声音,有一丝担忧,最后的时刻我想:莱茵的坟墓空着会不会不太好。

          七天之前。

          雨滴滴答答,棺材的密封性说不上好,我经常拿手去抠的那一角已经被雨水泡烂了。大概我睡在地的深处,雨滴到我脸上的时候速度已经很快了,在我右边的颧骨溅起一朵小水花。很快我右边就生长出毛茸茸湿乎乎的一片什么东西,我想是苔藓,说不定马上会长出蘑菇的,想到这里我不免高兴起来,躺在一片雨林底下好过躺在一片光秃秃的墓地,这再清楚不过了。

          后来棺材里又住进不受欢迎的客人,那是一群腐虫,蠕动着蚕食我残缺不堪的身体,我哭了一会,想到没有人安慰,就算了。

          炮灰公墓很久没有新的入住者了,这是好事。我躺在棺材里静静地回想过去,奇怪地我没有想起什么开心的事,全都是和灾难有关,难道痛苦还需要复盘吗?我能得到什么教训呢?下定一个决心——下辈子,取消人生预定旅程,我要化作一阵风飞扬。大概类似这样。

          木质化刚开始的时候,我整日整日慌张,忧心忡忡。我越来越变得像一块木头。这些都不算什么。木质化的进程是由外到内的,说起来很羞耻,算了吧,羞耻个头,反正我已经是一堆骨殖了。

          总的来说,就是我的肛|门兜不住我的肠子了,它们老是往外掉。肠子托在□□的感觉实在不好受,庆幸的是这个困扰没有持续很久——归功于一个新产品的发明和热销。

          我第一次知道肛塞这个东西,我以为这是二十一世纪的全新发明。怪就怪我没谈过男女朋友,原来这东西古时候就有了。知道这个是进入炮灰公墓之后的事了。发明实用型肛塞而非情趣型肛塞的是纪博士,纪博士以发明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而闻名。

          作为骨殖的第一天,我感到无边无际的黑暗。

          作为骨殖的第二天,我感到燃烧到痛灼的寒冷。

          作为骨殖的第三天,被巨大的莫名恐惧攫住却发不出呐喊,想尖叫的感觉卡在半空中,寂静铺成蚀骨销魂的网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