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满眼春风百事非

          言晏姚泽主角小说
          言晏姚泽是小说《满眼春风百事非》中的男女主角,这是由作者喜花创作的一部古代虐情小说,故事讲述了:他的要求那么多,全部汇总起来,足以将本就八分相似的人变成十分相似! ------------- 言晏浑浑噩噩地站在原地,好像有人握住了她的手,声音颤抖着说,小姐我们走吧。 另一头,孟耀庭同祝明月出了铺子,走向另一边,全然没注意到身后两个戴着帷帽的人。他柔声道,还有什么想要的? 祝明月神色顿时黯淡下来............

          言晏姚泽主角大结局-满眼春风百事非免费阅读

          《满眼春风百事非》文章节选

          孟耀庭脸色骤变,不敢置信地道:怎么可能?!我分明 怎么不可能?言晏见他反应,就知道他并不想要这孩子,不由得惨然一笑,当年你说,女人产子是一道鬼门关,要我先不急着生子,等到准备好再说。

            你离京南下后,我自认准备好了,便断了避子汤。

          到后来,她越说越怒:你若是不信,大可以去请太医来给我诊脉!自己算算日子! 这话掷地有声,孟耀庭像是承受不住她这怒意,向后退了一步。

          半晌,他恼怒地一挥袖:罢了!我靖王府又不是养不了闲人!你既不愿和离,那就搬到别院去住,免得日后碍我与阿月的眼! —— 自那夜孟耀庭离去后,言晏就被迫搬到了府中一偏僻废旧的别院里,甚至不被允许出门。

          孟耀庭也没有再来见过她。

          言晏独自一人在别院养胎,只有婢女阿园照顾她。

          小姐,咱们回言家吧。

          阿园拎着饭盒回到别院,为言晏摆上饭菜,生气道,老爷夫人定心疼您的遭遇,会为您讨回公道,您何必在这里受窝囊气! 阿园同言晏一起长大,还作为言晏的副将上战场厮杀过,说是主仆实是战友、姐妹。

          所以阿园在言晏面前从不遮掩什么,说起孟耀庭的坏话也不怕。

          言晏闻言只是笑笑:这是我自己的事,何必去让爹娘兄弟烦心。

          何况回去找爹娘又能如何?言晏说得风轻云淡,心中却沉重苦涩,以他们的脾气,要是知道了我的遭遇,定会上门来闹。

          靖王府不比别家,是正经的皇室府邸,靖王又圣眷正浓 他们若是上门闹事,那是大不敬。

          那又怎样?阿园不解,咱们为陛下征战沙场那么多年,劳苦功高,此事又是王爷理亏,陛下不会动咱们的。

          陛下是不会动言家,可言晏说到一半,突然噤声。

          可陛下又不是什么宽广性子,心里都记着呢。

          言家征战沙场多年,是劳苦功高,可多少也有些功高震主了,实在不宜再生事端。

          她身为言家女儿,出嫁后就再未上过战场,给爹娘兄弟助力,如今断不能给家里添麻烦。

          阿园不懂,有些难过:奴婢是心疼您。

          她们家小姐是多惊才绝艳的人物啊,提枪策马,杀敌无数,以女子之身坐稳将军之位。

          她的世界本该在天地之间,庙堂之中,而不该困于后院的一亩三分地,更不该被负心人折辱得移居别院,给那外室让位! 言晏见她几要落泪,心中有些好笑,哄道:好了好了,不哭了,不就是在这里憋久了吗?今天我就带你出去玩玩,散散心。

          阿园恼了:我又不是为了出去玩 言晏逗她:真的?那我们就不去了? 阿园一愣,顿时松口:哎呀,那,那还是要去的,小姐您可是一言九鼎,不能言而无信! 言晏失笑。

          如今,阿园是她身边仅有的欢乐了。

          作为一名将领,要从一座生活了多年的府邸中偷溜出去,是极容易的。

          言晏先前一直安分地被关在别院,只是因为她懒得起争执而已。

          到街上,她俩给自己买了个帷帽戴上,开始瞎逛。

          突然,言晏盯着街边的某间店铺,不自觉地停下脚步。

          那是一间首饰铺子,孟耀庭和一粉裳女子并肩而立。

          他手中执着一支发簪,神色温柔又专注地为那女子戴上。

          掌柜在一旁吹捧:这发簪戴在夫人头上可真好看,这位郎君,就给自家娘子买下吧。

          女子羞红了脸,道:他其实 孟耀庭却已经搂住了女子的腰,轻笑道:这发簪我家娘子戴得的确好看,包下吧。

          轰—— 仿佛天边响起惊雷。

          言晏愣愣地瞪着店中的那两人,迟迟回不过神来。

          那女子生得美貌无双,杏眼桃腮,螓首蛾眉,十分秀雅清艳。

          但最可怕的是,她同言晏,有八分相似! 言晏不禁想起从前,她与孟耀庭初见,孟耀庭眼里突然绽放出的光。

          她记得,初见后,孟耀庭就像着魔似的追求她。

          她记得,孟耀庭最喜欢看着她的脸,夸她美丽。

          他说她最美的模样,便是含羞垂首时。

          他说喜欢她笑,连笑都有要求。

          他说她穿粉色最美,要她天天穿给他看。

          他的要求那么多,全部汇总起来,足以将本就八分相似的人变成十分相似!